宫中火势是从西面起来的,正与起义大军来势汹汹的方向相反。

    四下皆是乱作一团奔逃的宫人,泼水声和喧闹声混杂着,一片嘈杂。

    然而被起义声讨的女帝雍昭,此刻提剑对着的,却不是哄杀进宫的起义军,而是纪舒钦。

    那个早因害死前皇夫景逸而被雍昭贬官革职、充了奴籍、打作禁脔的前任战神将军纪舒钦。

    雍昭盯着分明已近乎脱力却仍抵在门边的人,却只是轻嗤一声,而后冷冷道:“让开。”

    以纪舒钦如今的身体状况,雍昭本以为刚才那一顿折辱之后这人便该昏死过去了,谁料想这次不知他发了什么疯,硬是强撑着要拦下她,让她去什么先帝留下的密室中避险。

    雍昭自然是半点也不相信的。

    她不信先帝将所谓密室的消息留给了这个当年连自己都处处忌惮的人,更不信纪舒钦口口声声说的忠心。

    自六年前雍昭与景逸大婚之日纪舒钦走漏风声害死景逸之后,她对纪舒钦便只剩下恨意了。

    于是雍昭抽出了剑。

    她的佩剑贴着纪舒钦的脖颈,只消再进上一点,便会见血。

    然而纪舒钦却说什么也不肯让开。

    宫中火势是从西面起来的,正与起义大军来势汹汹的方向相反。

    四下皆是乱作一团奔逃的宫人,泼水声和喧闹声混杂着,一片嘈杂。

    然而被起义声讨的女帝雍昭,此刻提剑对着的,却不是哄杀进宫的起义军,而是纪舒钦。

    那个早因害死前皇夫景逸而被雍昭贬官革职、充了奴籍、打作禁脔的前任战神将军纪舒钦。

    雍昭盯着分明已近乎脱力却仍抵在门边的人,却只是轻嗤一声,而后冷冷道:“让开。”

    以纪舒钦如今的身体状况,雍昭本以为刚才那一顿折辱之后这人便该昏死过去了,谁料想这次不知他发了什么疯,硬是强撑着要拦下她,让她去什么先帝留下的密室中避险。

    雍昭自然是半点也不相信的。

    她不信先帝将所谓密室的消息留给了这个当年连自己都处处忌惮的人,更不信纪舒钦口口声声说的忠心。

    自六年前雍昭与景逸大婚之日纪舒钦走漏风声害死景逸之后,她对纪舒钦便只剩下恨意了。

    于是雍昭抽出了剑。

    她的佩剑贴着纪舒钦的脖颈,只消再进上一点,便会见血。

    然而纪舒钦却说什么也不肯让开。